叶蓁墨容湛(重生后,她成了陛下的黑月光)全本小说-叶蓁墨容湛无广告阅读

墨容湛后脑上的伤在宴许的私人医院里包扎好了,叶蓁的事处理完了,他得来处理另一个了。
叶冰依耳边响起房门被打开的声音,但她刚流产,失了精气神,起不来身。
对于叶冰依怀孕一事,元韵大方承认自己的失职。
圈里最有名的金牌经纪人在面对自己顶头上司时,极其恭敬:“沈总,此事是我的失职。”
墨容湛斜睨她,语气隐有不悦:“元韵,这不是第一次了。”
当年虞听也偷偷怀孕,她却丝毫没察觉。
元韵低头领罚:“沈总,您想怎么罚我,我都接受。”
“等这部戏拍完,你就放年假吧。”墨容湛话里没有半点感情。
意思很明显,她休假,把位置让出来,后面自会有人顶上。
“是。”元韵即使再不甘心,也不得不认下这个责罚。
叶冰依听见墨容湛的声音后,撑着力气勉强起身,本就白皙的脸愈显病态的苍白,她轻唤着:“三爷。”
墨容湛坐到床对面的沙发上,身形慵懒的后倚,双腿交叠,他漫不经心的转着扳指玩。
男人一言不发的情绪,让叶冰依越发心惊胆战,畏惧胆寒,“三爷...”
墨容湛随意抬眸看过去,直视叶冰依,强大的气场让女人瞳孔间显露丝丝害怕,他声音低沉醇厚:“你好大的胆子,敢骗我叶蓁怀孕了?”
“敢带着我的孩子跑路?”
叶冰依能感觉到男人满腔的怒意,她急忙求饶:“三爷,我知道错了,以后再也不会了,我不会再偷偷怀孕了。”
“以后?”墨容湛不屑的冷哼了声,他起身向叶冰依走去,凤眸微眯,溢出阴鸷之色,“你以为你还能有以后?”
叶冰依撑起身子,害怕的哭着摇头:“三爷,我是真的喜欢您,我真的再也不会偷偷怀孕了,我都听您的,求您别不要我。”
她以为他让她亲密的叫着阿臣,是对她的特殊,对她的破例。
是他也喜欢她的象征。
可她到底太年轻了,把美好的爱情付出给了一个玩遍风月的老手。
什么喜欢不喜欢的,她对他来说什么都不是。
女人的哭声让墨容湛烦躁,他直接问出自己想要知道的事,“叶蓁为什么来找你?”
“叶蓁姐姐知道我怀孕了,她想帮我保护这个孩子,来给我送安胎药的。”事到如今,叶冰依只好承认。
“那你就骗她这个孩子还在。”墨容湛说。
叶冰依疑惑不解,止住了哭意,问:“三爷,为什么?”
墨容湛冷漠睨她,“这是你最后的机会,做不好就滚。”
林嘉月从老男人床上下来,回头看了眼床上的秃头男,心里直泛恶心。
她披上睡衣,数了数赚来的钱。
也就只有几万,这些男人出手太小气了,根本不够她还债的。
十几个亿的债务,除非她能找到个根本不缺钱的主帮她一并还了,要不然就算再给她五十年,也还不清。
不缺钱的主...
林嘉月想起了个‘冤大头’。
她没有周祁与的联系方式,倒是有他助理潘行的。
酒店的总裁套房。
潘行收到照片后瞬间震惊,向周祁与大喊着:“完了,祁哥,出事了!出大事了!”
周祁与还在跑步机上跑步,他要做身体管理,经常会健身。
周祁与悠闲的从跑步机上下来,拿起脖间的毛巾擦拭运动产生的汗珠,不以为意道:“大呼小叫的,出什么事了?”
潘行将手机递给周祁与,周祁与狐疑的看了潘行一眼,随后看向手机。
只见手机里的内容是他在亲叶蓁!
而且看这场景应该是白天在剧组的时候。
“谁拍的?”周祁与勃然大怒起来。
潘行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说话!”周祁与吼他。
“林...林嘉月。”潘行支支吾吾道。
周祁与语出惊人:“她还没死?”
欠了那么多钱还不上,不拿命抵债?
说曹操曹操到。
这时,林嘉月的电话打了过来。
周祁与没有犹豫的接通,林嘉月率先打招呼,带着掌握别人把柄的洋洋得意:“祁哥,晚上好啊。”
周祁与也不跟她弯弯绕绕,直截了当的问:“你想干什么?”
“也不干什么啊,就是最近欠了点债,看看祁哥能不能...”
话说到这份上了,林嘉月的目的显而易见。
周祁与不屑的冷哼了声,“你以为拍了张照片就能威胁我给你还债?”
“祁哥是不在乎这张照片,那沈三爷呢?”林嘉月依旧趾高气扬。
“我可是听说了,之前周年宴邵深给叶蓁下药,是沈三爷出面将她带走的,一个被下药的女人和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两人会做什么事,不用我多说了吧?”
“叶蓁到底是谁的女人,你得跟沈三爷去理论了。”得到了周祁与的把柄,林嘉月高兴之余,还有些嫉妒厌恨。
凭什么叶蓁能在两个优质神颜男之间春风得意,而她就只能服侍又丑又老的秃头男?
凭什么叶蓁能吃着碗里瞧着锅里?凭什么叶蓁能一下子得到两个男人?
周祁与虽然早就想跟墨容湛挑明和叶蓁的关系,但并不想以这种方式被曝光。
墨容湛的脾性他了解一二,只怕到时他不会有什么事,可叶蓁就惨了。
任何伤害叶蓁的事,他都不会去做。
“还差多少?”周祁与闭上双眼,做好决定问。
"叶蓁墨容湛(重生后,她成了陛下的黑月光)全本小说-叶蓁墨容湛无广告阅读" 2023/03-01/d22f1e2c654830270c810a05926abef7.jpg" style="width: 300px; height: 200px;" />
“十五亿。”林嘉月狮子大开口索求封口费。
“好。”周祁与一口应下。
周祁与这么果断的做好决定,惊呆了一旁的潘行,他惊呼:“祁哥,十五亿啊,不是十五万。”
“这是十五亿啊,你拿十五亿就为了买断一张照片?”
这张照片可真是值钱啊。
“疯了疯了,真是疯了。”
“到时候周四爷问起如此巨额的钱款走向,我怎么回他啊?”潘行泛起了难。
如此巨额的钱给了出去,周祁与倒也不心疼。
他向来不当家,不在乎钱多钱少的,真要是没了钱,周行简也会给他。
容城上流圈子都知道周家那几位少爷全是弟控,最疼爱周小少爷周祁与。
“就跟四哥说,给他弟妹花了。”周祁与想了个借口。
潘行感叹:“姜小姐还真是值钱啊,我都想跟她混了。”
叶蓁要是贪钱,估计周祁与能把全部身家都送给她,像极了周幽王烽火戏诸侯,只为博美人一笑。
恋爱脑上头啊。
..
柯筱潇住在槐园的事传进沈惊笙耳里,他略有些为难。
槐园是秦北的居所,而秦北又是裴家的少主,他不好公然带人去抢柯筱潇。
第一天,沈惊笙派了人来槐园,却被柯筱潇叉腰撵出去了。
第二天,他亲自出面登门拜访,柯筱潇照样没给面子,让他吃了闭门羹,得了个好大的没趣。
在槐园住了两天,柯筱潇属实无聊透顶。
叶蓁白天忙着画设计稿,能拿出来陪她的时间本来就少,现在又多了个秦北,她要跟男人平分叶蓁。
在男人和闺蜜之间,叶蓁也觉得很难一碗水端平。
即使秦北不会争宠,可有他在的地方,两人说不上什么悄悄话,拘束得很。
柯筱潇坐在对面,单手撑着下颌望着在画图的叶蓁,“宁宁老婆,我带你出去玩吧?”
“去哪玩?”叶蓁问。
“酒吧啊,找好看的小哥哥。”柯筱潇来了极大的兴致,语调不自觉的升高。
“也是,你现在有男人,不缺小哥哥,但是我缺啊。”
“可是沈二爷...”叶蓁略有顾虑。
柯筱潇大大方方地说:“别管他,我想要弟弟,弟弟年轻体力好,没心机的小弟弟玩不过我。”
柯筱潇混迹酒吧这么多年,就栽在沈惊笙身上了,这个老男人,她是真玩不过他。
叶蓁看了看自己的设计稿,初赛是休闲主题,参赛作品不限男女装,不限风格元素,看似没有要求,实则要求很高。
她画的是春夏秋冬一系列女装,今日冬装一画完,初赛的参赛作品就差不多准备好了。
“好吧。”叶蓁同意了陪柯筱潇一起出去玩。
秦北不喜欢酒吧那种喧闹的场所,便特意派了保镖保护她们,还叮嘱了叶蓁,她酒量不好,不可以喝酒。
“放心,我会看好宁宁老婆的,不会让人欺负她。”柯筱潇说。
夜色酒吧。
一辆星光熠熠的黑色大G疾驰而来,稳稳停在了泛着绚烂彩光的酒吧门口。
驾驶座上的男人一头金发,看起来矜贵优雅,在这个黑夜里极其醒目。
男人倒映在车窗上的侧脸深邃立体,下颌线条凌厉分明,他戴着墨镜,左边的断眉显得狂傲痞帅,身上穿着无袖黑T,脖子上戴着某个国际大牌的上万块银链,吊儿郎当的模样,甚是风流。
坐在副驾驶的浓妆女人钻进傅舟怀中,娇羞唤着:“舟少...”
傅舟修长的手指捏起女人的下颌,刚吻上去,车外就有人喊:“傅舟!”
被人扰了兴致,傅舟不悦的摇下车窗。
只见车外站着的是沈佳人,他亲爱的未婚妻。
沈佳人怒视副驾驶上的女人,酸唧唧的醋意溢满全身,以正主的身份质问傅舟:“她又是谁?”
“舟哥,你才回容城几天啊,天天换女人,换的比衣服都勤。”
傅舟回来的这几天,压根都没去找过她,一天到晚跟别的女人吃喝玩乐,全然忘了他还有个未婚妻。
傅舟的手臂弯曲搭在车窗上,冷酷的瞥了沈佳人一眼,嘴角轻扯,扬起的下颌正对她,满满的讥嘲:“咱两还没结婚呢,你就想管我?”
对于沈佳人,傅舟最恨的其实是沈家对他的讥讽:一个私生子出身,能娶沈家二房庶出已经是看得起他了。
傅家混黑,想要沈家的政圈势力庇护,便提出联姻,可傅家无女,只有几位少爷。
而沈家唯一的嫡出大小姐沈滢已经跟沈三爷有了婚约,傅家不可能也不敢去撬沈三爷的墙角,目光就只能落在沈家二房上。
傅家却又不舍得让正统的嫡出少爷娶二房庶出,于是就选了他这个流落在外十几年后被认回家族的人来联姻。
还偏偏沈佳人就喜欢他。
沈佳人已经能感觉出傅舟身上的冷意,她那嚣张气焰不自觉的降了些,姿态卑微,“不是,我不是要管你的意思,我是...”
明明她才该是这段婚约里占据主导的那一个,可因为过于喜欢傅舟,她没有任何地位。
傅舟没耐心听她说教,开了车门,帅气利落的下车。
原先坐在副驾驶座的女人也跟着下了车,她一身红色亮片低胸吊带裙,十分性感,是男人最喜欢的那款,露得多,放得开。
傅舟随意一招手,妮娜立马小跑上来,灵活的钻进男人怀里,声音娇媚:“舟少,今晚开黑桃A吧?人家可是盼星星盼月亮,好不容易等到你回来呢。”
黑桃A这种酒在酒吧里属于很昂贵的那种,一般人不会开,消费不起,不过傅舟就不一样了。
出了名的花花公子,出手极阔绰。
一个才二十一岁的私生子,摸爬滚打回了傅家,不仅得了嫡少爷的名号,还得了傅家沅江以南地盘上全部的黑组织收益,其中容城最大的夜色酒吧正是在他的管辖地区内。
他有三分之一的股份。
傅舟抬手剐蹭着女人的鼻梁,逗弄她:“随你,想开多少开多少。”
看到这副画面,沈佳人脸上有些挂不住,十分难堪,可也只能咬碎牙齿往肚里咽,傅舟什么性子她又不是不知道,实打实浪子一个!
浪子回头的可能性几乎没有。
傅舟将车钥匙扔给小厮去泊车。
沈佳人厚着脸皮跟了上去,委屈诉说着前些日子的遭受,“舟哥,周小少爷他之前打我。”
就算傅舟不怎么喜欢她,可她到底挂着他未婚妻的名号,岂能任由周祁与肆意打骂?
而且两人还是死对头。
果然,傅舟脚步一顿,“周祁与打你?”
“他逼我自扇了十几个巴掌。”
沈佳人没敢说这事的前因后果。
“他还说哪怕我是你的未婚妻,他也全然不在乎。”沈佳人添油加醋道。
沈佳人又道:“舟哥,你要帮我做主啊,好歹我也是你女人,周小少爷这么做何尝不是在打你的脸?”
对于沈佳人是自己女人这点,傅舟承认,偶尔兴趣来潮时,还是会睡一睡她的。
傅舟搂着怀中女人的腰,从沈佳人身边走过,没有半点怜惜之意,毫无感情的说了句:“几个耳光而已,扇了就扇了,你以为你自己很值钱?”
他才不会为了个沈佳人,得罪周家那几位弟控。
望着傅舟走远的身影,沈佳人气闷的原地跺脚,傅舟不喜欢她就算了,有人欺负她,他都不愿以未婚夫的身份帮她教训回去。
..
夜色属于容城顶级风月会所,各种尊贵身份的人都有可能出现在这,不会招待普通人,所以出现些顶流名人也都见惯不惯了。
傅舟喜欢热闹,一般不爱在包厢玩。
昏暗的大厅里灯光绚烂、纸醉金迷,男男女女在舞池里放肆扭动身体,喧闹的DJ声带动着火热氛围,青春的气息猛烈迸发着,让人沉沦。
傅舟慵懒的坐在卡座沙发上,翘着二郎腿,他摘下墨镜别在脑后,金发蓝瞳的模样格外惹人注目,瞬间吸引了不少妹子。
而此刻他正左拥右抱着,美女环绕,亲昵的给他喂酒。
“是舟少哎,舟少又来了。”
“昨晚是露露服侍舟少,你们说今晚谁会被舟少看上?”
“不愧是容城第一花花公子,露露昨晚被他睡完后瞬间到账三十万,外加一个限量版包包,真赚钱啊。”
“以前祁少也出手阔绰,可自从祁少去帝京待了几年,他就再也不来夜色找女人了,上次回容城时的接风局他一个都没看上。”
“周小少爷曾经也是号浪子人物啊,怎么就收了心呢?到底是谁让他开始守男德了?”
众人议论纷纷,羡慕不已。
“沈姐,别生气了。”
“舟少他就这样,身边女人没有超过三天的。”
“你是他未婚妻,未来的傅太太,这点已经赢过那些女人了。”沈佳人的姐妹们安慰她。
可沈佳人难以甘心,她样貌出身才情都不差,为什么傅舟就是不爱她?
..
叶蓁跟柯筱潇来夜色时,今儿人特别多,也格外热闹。
自从上次被墨容湛训了后,叶蓁就再也没来过夜色。
之前好不容易得空和孟泠泠来一次,却遇上了周祁与这个前男友,着实有点心理阴影。
柯筱潇的大高个在人群中很是惹眼,怕一些男人自卑,她今晚特意没穿高跟鞋,但一米八的身材对矮男来说,还是非常具有压迫感的。
她属于高冷御姐风,一般都是弟弟比较吃这种颜。
相对比之下,叶蓁就显得极其娇小可人,那张漂亮小脸蛋,什么类型的男人都喜欢,简直通杀。
要不是她身边有保镖,指定得被某些饿狼极尽揩油。
柯筱潇将叶蓁拉进舞池里跳了好一会。
她给叶蓁指了几个奶狗弟弟,“宁宁老婆,我觉得这个不错,那个也很可哎。”
“都好乖好奶啊,姐姐喜欢。”
叶蓁一个个望过去。
百分制的话,这些小男生衣品加妆容勉强能凑到八九十分,跟墨容湛这些顶级神颜男人相比,差得不是一星半点。
叶蓁对男色这块,审美挺高的。
“潇潇姐姐,单论脸的话,我觉得沈二爷是真的好看。”叶蓁实话实说。
沈家在颜值这方面确实非常拿得出手,就没有一个丑的,全是好基因。
发布于 2023-03-01 20:03:34
收藏
分享
海报
0 条评论
159
目录

    0 条评论

    请文明发言哦~

    忘记密码?

    图形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