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予舒沉净全章节免费小说-不二之臣全文无删减阅读

蒋予舒呵了一声,“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当然要为自己所做的蠢事负责任。你今日敢对我做这样的事,明日就会把同样的手伸向别人,等着吧,我会报警的,你会受到法律的惩罚。” 汪睿听她如此决绝,心中无比害怕,恶从胆边生,起身就扼住蒋予舒的脖子。 当即蒋予舒就感觉到窒息和发不了声。 汪睿害怕极了,没有意识到强奸未遂和故意杀人两者的轻重,只想把蒋予舒弄死,似乎就是为了出口恶气。 好在费哲西听到了里面传来的动静,急忙进来把蒋予舒从汪睿的魔爪之下解救出来。
蒋予舒瘫坐在椅子上,手揉着掐疼的脖子,喘着粗气冷眼盯着惊魂未定的汪睿。 他似乎对自己的举动也有些惊讶。 人总是会突然失去理智,汪睿此举之后再也不敢正眼去看蒋予舒,而是精神萎靡的坐在病床上,似乎是认命了。 “你还敢恶意伤人,平时看你老实巴交的,没想到竟然藏的这么深。”费哲西冷冷的瞪了眼汪睿,就掏出手机报警。 汪睿也只是看了眼他,就没有其他的举动了。 半个小时后,警察把汪睿带走了,费哲西和蒋予舒也去做了笔录。 蒋予舒做完笔录就把视频优盘交给警察,然后就与费哲西离开了公安局。 费哲西看了眼腕表,已经是晚上十点,笑着对蒋予舒说:“已经很晚了,咱们一起去吃个饭?” 经过费哲西的提醒,蒋予舒才察觉到自己早就饿了,于是就点点头。 两人就近选择了一家餐厅,费哲西表现的有些激动。 他早就想约蒋予舒出来吃饭,但一直没机会。 蒋予舒对他太冷淡了,很少会搭理自己。 眼下独处的机会,他又怎么会放过呢。 费哲西大献殷勤,蒋予舒又怎么会看不懂? 她只是看在眼里,无动于衷。 费哲西点了几样女生几乎会吃的食物和点心。他觉得自己真的很贴心,但是蒋予舒浅尝了几口之后就说吃饱了。 晚上蒋予舒基本吃的比较清淡,至于甜的东西基本很少沾。 费哲西点的不是太油腻就是太甜腻,蒋予舒是一个都不喜欢。 费哲西故意吃的很慢,蒋予舒虽然有些不耐烦,但也不好说什么。 等了大概十多分钟,蒋予舒实在是坚持不下去了,站起身说:“老板,时间不早了,我先回去了。” “予舒,你急什么呀?咱们难得在一起吃个饭,你都没吃两口就想回去了,怎么着也要等我把饭吃了再走啊。”费哲西有些不太高兴地说道。 他觉得像蒋予舒这样的冷美人,真的很难撩动。 “……”蒋予舒又重新坐了下来,一语不发,拿出手机静静的打发时间。 费哲西看了她一眼,觉得这样也挺好的。 楼上雅间的门被打开,陆勤衣冠楚楚的从楼上走了下来,一边还对身边的男士说着什么,态度非常的礼貌。 他下楼就看到了蒋予舒,微愣了瞬间,然后大步的走出门外。 费哲西吃完了饭,结账走人,他打算送蒋予舒回家,但是却被拒绝了。 “我自己开车了。”蒋予舒说了句,就朝着自己的车走去。 费哲西看着蒋予舒洒脱的背影,啧啧了两声,眼神里满是愉悦。 虽然他见识过很多美女,但像蒋予舒这样清冷艳绝的美人还是很少见的,而且最重要的是,太冷漠了,不太爱搭理人,给人的距离感太强,但偏生这样的人才会让人有征服欲。 蒋予舒的车子发动了之后,费哲西这才开车跟上去,但是他才刚起步就被另一两车给别了,经过这车一打岔,蒋予舒的车影子都看不见了。 蒋予舒开车的技术还行,一路上车速还挺快的。 陆勤在后面紧紧跟着,蒋予舒都没有发现。
经过高架桥红绿灯时,蒋予舒瞟了眼后视镜,发现了丝丝端倪,这辆车跟在她身后已经挺久了。 她把速度放低了些,就见后面那两保时捷卡宴也减了速,不过三四秒就加速朝着前面呼哧而过。 蒋予舒皱起眉,觉得自己应该是想多了。 一边心事重重的想着,一边朝着另一条路开上去。 然而她没有想到的是,先前跟她的那辆车又倒了回来,见她换了条路,又跟了上去。 蒋予舒绕了一大圈才回到自己现在住的公寓,刚一下车就看见迎面走来的陆勤。 她被吓坏了,一个趔趄跌倒在地上。 “蒋小姐,好巧啊,你这么晚才下班吗?”陆勤一脸意外的看着她,朝她走了过来伸出手要去拉她。 蒋予舒急忙从地上爬起身,笑得僵硬,“是好巧,你也在这里。” 陆勤这么晚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蒋予舒心中充满了疑问。 她不相信就真这么巧? 陆勤尴尬的收回手,双手插兜里,扫视着周围的环境说道:“蒋小姐搬家了?” 蒋予舒淡淡地说道:“你怎么会知道我搬家了?你去过我之前住的地方?” 陆勤愣住,随即挠着脑袋笑着说道:“我确实去找过你,不知道会不会有点唐突你了。” 蒋予舒不为所动的看着他,想看看他到底能说出个什么来。 “我觉得与蒋小姐非常投缘,但是又联系不到你,所以就亲自去找过你,还与一个自称是你男朋友的男人碰过面。希望你不要生气。”陆勤说的很诚恳,蒋予舒丝毫没有感觉到他的虚伪。 如果她要不是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蒋予舒还真觉得他是个非常不错的男人。 蒋予舒脸上露出一丝淡笑说道:“陆先生,我希望你以后不要来找我,我是不会和你做朋友的,我男朋友看到会不高兴的,他是个很小气的人,平时看到我个和男的说句话就会吃醋,我可不想被他念叨死。” “蒋……”陆勤正要说点什么,这时候李逸正好来找蒋予舒。 “小舒,你在和谁说话啊?”李逸走了过来,一看竟然是之前来找蒋予舒的那个男人,顿时脸色变得很难看。 李逸怒瞪着对面这个气质卓然闲散的男人,不得不说,他觉得这个男人还是有点优越的,让他很有危机感。 “喂,小舒是我的女朋友,我希望你不要来骚扰她,否则我对你不客气。”李逸和他的个头差不多,但是气场却没有陆勤大,两人对峙,他显然落了下风。 蒋予舒笑了笑说道:“不好意思陆先生,我男朋友就是这么紧张我,咱们还是做陌生人比较好。” 李逸对蒋予舒说的话很是满意,得意洋洋的看了眼陆勤,拉起蒋予舒的手就走了。 陆勤看着两人走远的身影,冷笑了声,他拿出烟盒抽了根烟夹在手中。 他低头深吸一口,缓缓吐出淡淡烟雾。 再次朝两人看过去,眼神宛若一头狼,恶狠狠的盯着自己的猎物。
"蒋予舒沉净全章节免费小说-不二之臣全文无弹窗阅读" 2023/03-01/36fe7dda6fe39ac10a0499191c6fe5f6.jpg" style="width: 300px; height: 200px;" />
走进电梯,蒋予舒立刻就把李逸的手扒开,淡淡地说道:“都这么晚了,你怎么还过来?” 蒋予舒对李逸的疏离,让他有些难受,不过他仍然笑着说道:“我这也是突发情况,主要是你的手机我打不通,不然的话我就在电话里就跟你说了。” 蒋予舒挑眉,这才正眼看他。 回想起,她可能把李逸又拉黑了。 蒋予舒问,“找我什么事?” “明天我哥们从漂亮国过来了,说要聚会,你跟我一起去吧。”李逸满眼希冀的看着她,见蒋予舒没有答应,抿着嘴有些失望。 “行吧,到时候你来公司接我下班。”蒋予舒道。 李逸顿时兴奋的大叫一声,瞥见蒋予舒皱眉,立刻又恢复正色。 “就快十二点了,你就别上去了吧。”蒋予舒道。 此时电梯在八楼停下,走进来一个人。 “那我先回去了,明天我早点来接你。”李逸可怜巴巴的看了她一眼,然后灰溜溜的走出电梯,站在门口看着电梯门缓缓关上。 蒋予舒有些疲惫的盯着电梯指示灯发呆。 站在她身侧的男人,身体强壮,大概有一米七五,长得有些凶相。 此刻正在上下打量着蒋予舒,那种眼神就好像在看商店里的商品似的。 叮…… 电梯门开了,蒋予舒就往外走。 男人看着蒋予舒的背影,眼神沉思,就在她跨出门的瞬间,男人伸出手一把拽住她的头发,把她拉回了电梯。 蒋予舒被吓坏了,尖叫起来,男人一点也不慌张,淡定的捂住她的嘴,还抬头看了眼左上角的监控器,伸出拳头,一拳把屏幕打碎。 蒋予舒不停的挣扎,伸脚去踢门,然而她怎么可能是这个强壮男人的对手?男人对着她的脸就怒扇了几个巴掌,蒋予舒的脸颊顿时就红肿,人也晕了过去。 很快电梯就上了十六楼,男人把蒋予舒放在楼道里,然后就朝着监控室走去。 他站在监控室的门口,只见安保正弯腰看向监控,显然刚才发生的一切他都看在眼里了,只是被震惊到还没有回过神来。 安保察觉到身后有人,便回头看去,只见刚才还在电梯里为非作恶的人出现在监控室,脸都吓白了。 “你……干什么?”安保靠在桌子上,胆颤心惊的问道。 男人面如煞神地朝他走了过去,拿起鼠标操作起来,不过几十秒的时间就把刚才监控室里发生的时间删除了。 “你做好当作什么也没有发生过。”男人一把揪住安保的衣领,轻而易举的就把他提起,吓的安保双腿在空中乱踢。 意识到这个人不好惹,而且也惹不起,急忙红着眼点头道:“我知道,我知道,我会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你放过我吧。” 男人这才满意的将他扔在地上,大摇大摆的走了出去。 他回到走道把蒋予舒抗在肩膀,走到自己的房门口,刷卡走了进去。 男人打开灯,直接就把蒋予舒抛在床上,然后就慢吞吞的洗澡去了。 漫漫长夜,反正他是一点也不着急的。
男人洗了澡,裹着浴巾出来,用干毛巾擦拭着头发,忽地一个踉跄,颤悠悠地叫道:“陆哥,你怎么来了?” 陆勤此刻正靠在客厅里的沙发上翘着二郎腿抽烟。 他大概更想知道,陆勤是怎么进来的吧,但是没敢问。 “陈觉,你胆子也太大了吧,刚回国就想犯事了?把她放了,我不希望因为你的事,让我被警方盯上。”陆勤狠狠的吸了口烟,就把烟蒂按在烟灰缸里,冷眼朝陈觉瞥去。 陈觉难得瞧上一个女人,怎么可能轻易就放手,他为难的看着陆勤道:“陆哥不过一个女人而已,玩玩罢了,大不了事后我多给她点钱,这不就打发了吗?” 陆勤意味深长的看着他道:“如果是一般的女人我也就不跟你废话了,但是蒋予舒不行。” 陈觉挑眉,“陆哥你认识她?” 陆勤冷笑一声,“当年就是她在法庭上作证,才导致我蹲了几年的监狱。这个人是我的,等我那天玩腻了,再把她送给你也不迟啊。” 当年警方虽然掌握的证据都与他相关,但是并没有直接指向他,他原本可以脱身的,但就是因为蒋予舒的指证,他所有的一切都完蛋了。 他在监狱里关了五年,也受尽了侮辱,这笔帐他还没有跟蒋予舒算清楚呢,怎么能先让别人毁掉呢? 陈觉惊奇地朝卧室扫了眼,没想到这个女人还是个狠角色啊。 陈觉心有余悸地摸了摸鼻尖,坐在陆勤的身侧,给他倒了杯水问:“陆哥,你这会儿找我有什么事吗?” “顺道来看你的。”陆勤瞥了他一眼,站起身走进内室。 蒋予舒紧闭着眼睛躺在床上,身材纤瘦,柔软无骨,一头秀丽卷发散乱,看起来格外的诱惑人。 她穿的是工作装,黑色的西装和半身裙,两条腿细白细白的,看的陆勤口干舌燥。 “陆哥,这娘们儿怎么办?”陈觉站在门口说道。 陆勤回神,摸了摸眼镜框,眼神黯淡,淡淡地说,“就交给我了。” 陆勤抱起蒋予舒就走,陈觉送他到门口说道:“陆哥,小马他们还有三个月就要出狱了。” 陆勤停下脚步,脸上露出一丝淡笑,“到时候你去安排,接应他们回国。” “哎好。”陈觉目送陆勤离开,一双眼睛却看着蒋予舒那晃来晃去的细白小腿,啧啧两声觉得可惜了,到嘴的羊肉就这么没了。 陆勤抱着蒋予舒乘坐电梯到一楼,径直朝着车走去。 他把蒋予舒放在后座,自己又上了驾驶位置,从烟盒里取出一根薄荷味的烟点燃,轻轻吸了一口吞云吐雾起来。 “你还要装睡到什么时候?”陆勤忽然开口。 他的声音在这安静的空间里显得尤为的突兀。 蒋予舒纤长的睫毛微微颤抖了下,随即睁开眼睛。 “你什么时候发现的。”蒋予舒坐起身,看向烟雾朦胧里的陆勤。 他的侧脸冷冽如锋,仿若冰雕,精致又锋利。 是一把明艳的利器。
“在电梯里的时候,电梯往下沉的时候你下意识抱紧了我。”陆勤通过车内后视镜看着她,嘴角勾起淡淡的弧度,眼神慵懒迷离。 蒋予舒有轻微的失重感,脚踏实地的踩在监控里倒还好,被人抱着装睡那种感觉反倒是更加强烈了。 没想到竟然在这儿露陷了。 “你什么时候醒的?”陆勤的眼神充满探究的盯着她。 “就在电梯里惊醒的。”蒋予舒微微低头,看向公寓楼层,想着要不要报警。 那个人住在这里,实在是太危险了。 陆勤点点头,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蒋予舒蹙眉凝重的看着他问道:“倒是陆先生你,就这么巧碰到还救了我?” 陆勤微怔,笑得春风和煦,“我就说了,和蒋小姐你很有缘分。” 蒋予舒冷眼瞅他,丝毫不信他说的鬼话。 “好吧,其实我这么晚在这里,是来找我女朋友的。她喝醉了,吐了一屋子的污秽,没办法就打电话叫我来照顾她和收拾屋子。真的很巧,她也住在这里。”陆勤轻笑一声。 这话使蒋予舒信了几分。 “那伤害我的那个男人呢?他是这里的业主吗?” 陆勤挑眉,神色自若,大言不惭地说,“我问过其他业主,说他就是个无业游民,经常在各个地方贼眉鼠眼的游荡。你今晚运气不好,正好撞到他出来干坏事,他估计是看你长得漂亮,身材又好,临时起了色心。” 陆勤的语气有些轻佻,蒋予舒不高兴的皱起眉。 “你当时没报警吗?” “我看到你被人欺负,上来就给他几拳,那家伙别看长得壮,可没我厉害,直接被我打跑了。我担心你受伤嘛,哪里顾得上来报警。幸好你没事,否则的话,我肯定不会放过他。”陆勤笑道。 “蒋小姐,你可是欠我一个人情哦。要不,你有空请我吃饭?咱们加个微信?”陆勤点开微信扫一扫,探过身子,一脸期待的盯着她。 蒋予舒心中有一百个不愿意,但是现下她确实欠了陆勤一个人情,要是拒绝的话实在是不太好。 管他是真的不记得还是假的不记得,反正这个人接近自己也不知道想干嘛,她只知道他不好惹的。 她不能得罪他。 蒋予舒点开二维码笑道:“好,有空我会请你吃饭。已经很晚了,我明天还要上班,得找个地儿休息一晚了。就不打扰陆先生了,再见。” 蒋予舒说完打开车门就下去了。 陆勤深深的看了眼蒋予舒挺直的背影,给陈觉打了个电话过去,“你明天一早就离开那个公寓,重新找个地方住,不要被蒋予舒发现你。” 挂掉电话,随即启动引擎车子,飞驰而去。 蒋予舒去酒店将就了一晚。 第二天一早就赶去了公司。 刚坐下,费哲西就小跑着过来,一脸兴奋地说道:“蒋,公司接到了一个大单,我决定指派你去完成。” “什么大单啊?”蒋予舒好奇地看着他。 “江岭广度公司最近易主了,公司包装设计点名要我们公司负责。”费哲西笑嘻嘻的看着她,“你能力最强,我看好你。”第27章:抠门
蒋予舒双目闪着光看着费哲西,嘴角翘起浅浅弧度,非常愉悦,语气轻快地说道:“你说我得去江岭出差是吧?” “啊?”蒋予舒的态度令费哲西有些意外,他以为蒋予舒可能不大乐意去的,毕竟江岭有些远,而她平时也挺懒的一个人。 “我就是江岭人啊,这次出差我是不是可以回家看看?” 这个任务对蒋予舒来说就是个天大的惊喜,她都有大半年没回过家了,如果没有这次的任务,她可能要等到过年才会回家看望爸妈了。 费哲西惊讶了一瞬,便笑道:“这次你可是捡到大便宜了。你接下来一个月都会在江岭,时间是你的,你自己看着办吧。” 费哲西对蒋予舒可算是纵容的很。 “那就谢谢了。” “唔,等我忙完事就来江岭度假。到时候,你可要尽尽地主之谊。” 蒋予舒心情很好,连连点头。 “那我什么时候过去?” “当然是越快越好了。对了,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汪睿那家伙可能要进去了。你知道吗?警察调查出来,他早前就有前科,猥亵过好几个女生。不过之前就只关过几天,口头教育几句和罚款。这次他不仅伤害你,还敢勒索我,算他走了狗屎运,终于栽了。”费哲西幸灾乐祸地说道。 蒋予舒吃惊,怎么越是斯文的人越是内心险恶,平时看着汪睿虽然话不多,但斯文老实,却没想到私底下这么龌龊,真是人不可貌相。 “听说他早就看上你了,就在等时机下手。” “所以你就安排我加班……”蒋予舒冷眼瞥他。 费哲西挠着脑袋,目光有些心虚游离,“我哪里知道他是个变态啊。不过你算是个大功臣,因为你把这颗毒瘤给拔出去了。” “那你可千万记得要给我加薪。”蒋予舒翻了个白眼说道。 费哲西直接就不说话了,而是笑了笑道:“我请你吃饭呀。” 蒋予舒嘴角下垂,狠狠翻了个白眼,端着被子倒水去了。 她就知道费哲西抠门的很。 …… 下午五点,李逸打扮的光鲜亮丽的来公司接她。 蒋予舒手头上还有点活没完成,打算做完交接了再走。 她原本以为李逸会在楼下等,结果这厮竟然直接进公司,走到蒋予舒的办公桌旁边搬了个椅子坐下,乖巧的很。 要是没劈腿的话,蒋予舒此刻看到他估计开心死了。 “小舒,你男朋友真好,又来接你下班了。不像我家的那位,从来不会接我下班。”张静看着李逸俊俏的脸蛋有些羡慕地说道。 “就是就是,我连个男朋友都没有呢,呜呜……”李薇在一旁一副被狗粮喂饱的模样。 蒋予舒却挺不高兴地说道:“你怎么来了?也不打个电话给我。” “我不是怕打扰你吗?你不高兴我来吗?”李逸 蒋予舒对他冷淡起来后,使李逸越发紧张她起来,在她的面前变得有些唯唯诺诺起来,说到底还是怕蒋予舒厌倦他跟他提分手。 因为他不想和蒋予舒分手,失去这棵摇钱树。 他这段时间没有再约那些女人,就是怕蒋予舒发现他劈腿了。 但他不知道蒋予舒已经知道了,之所以不提分手,不过是为了利用他用来对付陆勤罢了。 “嗯。毕竟这是公司,又不是我家,怎么能想来就来,老板看到会不高兴的。”蒋予舒冷着脸丝毫不客气地说。 费哲西上厕所出来看到李逸来了,顿时就挺不高兴。 在费哲西看来,李逸是完全配不上蒋予舒的。第28章:不怀好意
费哲西走了过来,一脸嫌弃的看了眼李逸,对蒋予舒说,“机票我已经帮你订好了,明早十点。剩下的工作就交给张静吧,你早点回去收拾东西。” “没事,我还有一点就做好了,很快的。”蒋予舒不想麻烦张静。 而且马上就要完成设计稿了,没必要在去麻烦别人。 费哲西看着李逸阴阳怪气地说道:“蒋,你这男朋友是真的很闲,他难道没有工作吗?我之前在酒吧碰到过他好几次了。还是说,他是在酒吧工作?” 蒋予舒闻言抬头看向李逸。 李逸面无表情的瞪了眼费哲西说道:“你看错了吧,我很久没去酒吧了,而且就算我去酒吧又怎么样?难不成就不是好人了?你自己不也去吗?” “我只是想说,比起蒋予舒你很闲,又不是什么富二代整天游手好闲,一天到晚等着女人花钱养。”费哲西嘴巴是真的很毒,如果不是因为他是这里的主人,估计李逸就上手了。 李逸浓眉紧皱,抿着唇,倒是忍得下去。 费哲西见他这都不生气,还想继续在刺激他一下,结果就被蒋予舒打断了。 “老板你这么闲,不如去打扫卫生。” 知道蒋予舒生气了,费哲西撅了撅嘴。 侧身时,得意洋洋地扫了眼面色铁青的李逸一眼,走了。 接下来,蒋予舒全程没有跟李逸说一句话,而是认认真真的在工作。 李逸心里有口闷气,但又不好意思起身离去,就一直冷着脸坐在这里等蒋予舒。 快六点,蒋予舒完成了工作,把稿子交到费哲西的办公室,就准备下班了。 费哲西急忙拦住蒋予舒说,“蒋,李逸是你的男朋友,你可别夹带私货带他一起出差。” 蒋予舒挺无奈的,感觉费哲西有点小心眼。 “老板,你想什么呢,我可是有底线的。工作至上,又不是去玩的。”蒋予舒给他一个安心的眼神。 “不过,我可得提醒你,你的那个男朋友不是什么好东西。我都撞见过他好几次在酒吧泡妞了,我看你最好还是别跟他谈了。免得到时候受伤。”费哲西一脸认真地说。 蒋予舒一脸淡定地笑了笑说道:“嗯,我知道啊。” “啊,你知道?”费哲西怪叫一声看她,眼神复杂。 像是在看傻子。 蒋予舒一点都不在乎地说道:“我早就知道他劈腿了。” 费哲西的眼神就更加直白了,“那你还不分手,留着过年呢?” “还不到分手的时候。这是个秘密,你可千万不要说出去啊。”蒋予舒神秘兮兮地说了句,然后就走了出去。 费哲西啧啧两声沾沾自喜道:“我跟蒋也有秘密了吗?看来我俩的关系又靠近了很多呢。假以时日,我一定会取代李逸那个花头肠子的。” 蒋予舒收拾好东西之后就径直的往外走,李逸卑微的跟在身后。 心里却开始有些紧张起来,他怀疑蒋予舒刚才是不是已经把费哲西的话听进去了。 “小舒,你是不是生气了?你千万别信你老板的话,他不怀好意的。”李逸追上去小心翼翼地看她脸色。 “就算是真的又怎么样?我又不会怪你。”蒋予舒停下脚步看着他,眼神似笑非笑,这让李逸反而觉得有些不舒服。 气氛沉默了几秒,蒋予舒噗嗤一声笑了,“开玩笑的呢,你在想什么呢?我怎么会相信老板说的话,我对你还不了解吗?真是的,赶紧走吧,你今天不是朋友聚会吗?”第29章:不依不饶
蒋予舒在卫生间换了件碎花连衣裙,化了一个淡妆就和李逸去酒店赴约了。 蒋予舒在李逸的眼里是惊艳的。 她长的精致冷艳,身材更是一绝,带出去倍儿有面。 李逸虽然没什么本事,还有点花心,但他有个这么优越的女朋友,实在是太出息了。 任他的那些朋友们看了,谁不露出一丝艳羡?想到这里,李逸的嘴角不自觉的微微上翘,心情非常愉悦。 蒋予舒扭头撇了眼李逸,冷冷一笑。 两人到了酒店,被服务生带去三楼雅阁。 一推开门进去,一张能容下二十个人的圆桌已经坐满了不少人,就剩下三个空位,看样子应该是留给李逸和蒋予舒的,不知道另一个是谁的。 那群人见到李逸和蒋予舒时纷纷看过来,气氛也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很快就有人打破了寂静,一个与李逸破有些交情的男人走了过来,笑着调侃道:“李逸这是你的女朋友吧?不错呀,你小子艳福不浅,女朋友这么漂亮。” 那人打量蒋予舒的眼神流里流气的,让她倍感不舒服。 李逸却什么都没有发现,只顾着得意忘形。 蒋予舒有些不满李逸只顾自己的态度,虽然他渣她清楚,但哪破事还没有捅破呢,李逸就已经这么忽略她了?她只觉得自己真的蠢,怎么会看上李逸这种人。 真是喜欢一个人的时候,眼睛是瞎的,识人不清。 蒋予舒走了过来,朝大家点头算是打招呼了,然后坐在李逸的身边。 里面一半男性一半女性,都是成双成对的。 有几个想要和蒋予舒打招呼说话,都被她冷淡的表情劝退了。 都猜测李逸的女朋友挺厉害的,怕是李逸都拿捏不住她。 不过,看她长的这么漂亮也理解。 这时,雅间的门又被被打开,走进来一位身材清瘦挺拔的男人。 男人长身玉立,气质斐然,模样俊美温润。但气质与长相有些不相符合,清冽冷酷。 原来还有个座位是留给这个人的,就在蒋予舒的旁边。 他一坐下,蒋予舒就闻到了一股淡雅的香味,有些特别,她从来没有闻过的味道,但特别的提神醒脑。 这个人一来就有人打招呼,关系挺铁的那种,但也只和那人聊了两句,就手机聊天不咋搭理了。 等菜和酒上齐了后,李逸的朋友过来給蒋予舒倒酒,蒋予舒直接就拒绝了说:“不好意思,我等会儿还要开车,不能喝酒。” 那人眯着眼,脸上的肌肉有些扭曲变形,“啊呀,这就不给我面子了吧。李逸跟我们都是好朋友,这点面子都不给?” 蒋予舒感觉自己要是说不的话,这个男人就要打人了。 “就是啊,待会叫个代驾不就行了吗?”另一个人开始起哄。 “不好意思我明天一早还要去赶飞机,实在是不能喝酒,要不等我下次回来了,再请大家出来吃饭如何?到时候不醉不归。”蒋予舒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就应该告一段落才是。 结果这个男人不依不饶的,冷着脸非要蒋予舒把酒喝了才行。 一副不喝他就不走的态度。 蒋予舒不理他,而是转头看向李逸,让他为自己解围。 结果,李逸却默默把头转向别处,话都不为她说两句。
在场的男人见李逸不说话,纷纷添油加醋的为难起蒋予舒。 似乎戏弄女人对他们来说,是件很高兴的事情。 就在她准备要走之际,身旁的那个气质清贵的男人,皱起剑眉不耐烦地说道:“啧,长泽,你叫我来是为了欣赏这一出吗?” 他看向桌对面的那位清秀不羁的少年,目光如炬,仿若一团正在燃烧的火焰。 “净哥……”少年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他。 他觉得这种事很平常,完全想不通男人生气的点,很是迷茫的看着他。 “以后这种聚会别叫我了,我可丢不起男人的脸。”沉净站起身,目光清冷的看了眼蒋予舒,然后朝外面走了。 蒋予舒只愣了一瞬,也跟着离开了。 不过沉净的话,却让在场的男人丢了面儿,尤其是李逸。 他呆愣了片刻,就追出去了。 蒋予舒和沉净站在电梯里,沉净低头看了眼冷着脸的她说道:“这种男人都看得上,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趁早踹了吧。” 蒋予舒看了他一眼,没说话,到了一楼,她径直走出酒店。 车子就停在路边,蒋予舒坐上了车,启动引擎就要开车离去,这时候李逸跑来过来,扒着车窗叫道:“小舒,你听我解释,不是你想的那样……” 蒋予舒关着窗子没有听到他说的什么,于是放下车窗问道:“你说什么?” “对不起小舒,我刚才没有维护你,是我不对,但一定不是你想象中的那个意思。”李逸此刻才开始紧张,不知道刚才干什么去了,但无疑的是,他在蒋予舒的眼里更烂了。 蒋予舒笑了一下,眼里的光明锐而冷冽,使李逸不敢直视她明媚的眼眸。 “李逸,咱们分手吧。”原本蒋予舒因为陆勤暂时不打算与他分手,但现在她连将就一下都不愿意了。 看到他就很厌恶。 “分……手?”李逸不可置信的看着她。 “就因为刚才我没有维护你吗?” 蒋予舒的态度已经表现的很清楚了。 不然呢?那种恶心人的态度,以及李逸本质里就坏,不及时踹了还留着做什么,将来把她卖了还帮着数钱吗? “不,我不想分手,你单方面说了不算。”李逸开始耍赖。 “你有没资格说这话?你劈腿的事我跟你还没算呢,等我回来,要你好看。” 但蒋予舒不想在跟他废话,丢下一句话就走了。 李逸脸色煞白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他是如何也想不到,蒋予舒原来早已经知道他劈腿的事了。 他现在算是明白了,难怪她突然对自己的态度那么冷淡恶劣了? 李逸有点后悔刚才任由那些人对她为难而无动于衷。 他早已在她心里就烂了,今天又遇到这事儿难怪她会气的提分手。 在李逸的心里,蒋予舒那么早就发现他劈腿了,但是都没有说,一定是爱他的。 导致分手的就是今晚的事。 他想到时候好好哄哄蒋予舒,她一定会原谅自己的。 沉净就坐在车里目睹了这一切,最后皆是化作一抹看客的讥讽笑意,继而开车离去。 他并不是帮蒋予舒,只是单纯的看不上那群大老爷们欺负一个女人家,罢了。
陆勤回到了陆宅,见到了陆以含。 即使是远远的看上一眼也觉得心满意足。 他有段时间没有看到她了,此时见她铺着瑜伽垫在花园里练习瑜伽,心情也变得宁静和愉悦。 瑜伽服将少女纤细的身材完美展现,柔软而修长,姿态优美。 陆以含就是那种从小气质优雅,长得清纯动人,盘条靓顺,加上这两年又接触了瑜伽,更加的出类拔萃,气质斐然,光彩照人。 做完一套动作之后,陆以含就卷好瑜伽垫往雅居里走去。 陆勤这才收回目光,朝着大厅走去。
发布于 2023-03-01 20:03:02
收藏
分享
海报
2 条评论
906
目录

    2 条评论

    请文明发言哦~
    • 访客
      访客 回复 9个月前

      ███████手 机 看 黃 片 网 【 37KK.CC 】███████手机浏览器打开 【 37KK.CC 】看黃片 ███████手 机 看 黃 片 网【 37KK.CC 】███████ 日 韩 、欧 美、國 产 高 清 视 频【 37KK.CC 】████████ 最 好 用 手 机 看 片 神 噐【 37KK.CC 】███████████████

    • 访客
      访客 回复 8个月前

      ❤️ 看 黃 魸【 6kkm.xyz 】偸 啪 【 6kkm.xyz 】佬 呞 机~你 慬 的 ❤️➖❤️➖❤️➖❤️➖❤️➖❤️➖❤️➖❤️➖❤️➖❤️➖❤️➖❤️➖❤️➖❤️➖❤️➖❤️➖❤️➖❤️➖❤️➖❤️➖❤️➖❤️➖❤️➖❤️➖❤️➖❤️

    忘记密码?

    图形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