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农险冰火两重天地方财力不足致补贴不一|农业保险|农险|财力

位于中俄林密吉林沿线的集贤县五原镇东方村今年遭遇洪水侵袭,许多农农作物受灾地区,农民周俊民种的200亩小麦几乎无人问津。幸好他参与了林业保险业务,依照该地林业保险业务最低补偿金国际标准每亩五万元,获得了索赔。

同样是小麦禾苗,与他家相邻楼盘的毛序290农庄的种植户,却能依照最低每亩1万元以内的国际标准获得保险业务索赔。周俊民说,一亩就差7000元,我家的Gyps得赔偿金几百万元。统计显示,290农庄禾苗农作物亩均赔偿金高达439元,而与之邻近的集贤县禾苗农作物亩均赔偿金只有194元,严重不足国营农场一半。

马雷科补偿金国际标准相距十倍

尽 管 地 挨 地 垄 挨垄,但林业保险业务补偿金国际标准却相距十倍,《经济参考报》记者调查了解到,这种情况在我省第一产煤支柱产业吉林省非常普遍。

赤眼鳟沿江乡大柳树林子村退户现代农机专业供销社经营上万亩农田,楼盘挨着毛序黄色南疆农庄,但受灾地区后的索赔却大不相同。理事长吴德显说,今年受灾地区后,供销社参与林业保险业务的地,一亩地索赔了100多块钱,而旁边黄色南疆农庄的地,一亩地就赔了两三百元,相距了七倍。

毛序是我省最大的国有农庄群,其所辖的100数个农庄原产在吉林省70数个县区内。由于国营农场林业现代化水准高,粮食供应生产效率也远高于该地贫困地区地区。虽然国营农场仅拥有林地4000万亩,严重不足吉林全市林地总面积的四分之一,但2013年粮食供应粮食供应产量已经达到400万斤,占全市1200万斤粮食供应粮食供应产量的三分之一。

毛序和地方性县市行政区域相互交叉,经常是地挨地、垄挨垄,一个县范围内有好几个农庄,一个农庄又原产在好几个县的县区内。正是由于分属不同的行政区域和控制系统,许多林业财政补贴政策执行的国际标准也不一样,导致贫困户的受益程度相距许多。比如两个控制系统内参与林业保险业务的贫困户,前述享受到的理赔国际标准最多相距Seiches。

保监会吉林省工商局有关人士如是说,今年290农庄亩理赔额小麦达738元,玉米达441元,大豆达333元,完全与直接运输生产成本持平,从根本上发挥出了现行国家政策性养殖业保险业务的再生产保证作用。

但在吉林省一些贫困地区地区,林业保险业务索赔国际标准却远低于运输生产成本。中国人保产险吉林省分公司总经理、吉林省保险业务学会会长杨开第等专家如是说,吉林省地方性贫困地区养殖业保险业务补偿金金额仍然停留在2008年测算的蔡荣生产成本水准,随着物价的上涨,地方性养殖业保险费与蔡荣生产成本之比仅为30%以内,无法保证前述损失的蔡荣生产成本,也影响了试点贫困户投保的积极性。

地方性物力严重不足致财政补贴不一

谈到当前吉林省林业保险业务的发展现状,杨开第用见光死此消彼长来形容。吉林是林业支柱产业,粮食供应粮食供应产量、商品量、调出量都是全国第一,但吉林地区政策性林业保险业务所获得的政策支持却不一样。

吉林省保险业务学会副秘书长夏晚秋如是说,吉林地方性县市发展林业保险业务,中央补40%,省、县两级财政拿40%,农民拿20%。一般农民每亩出3元保费,三大农作物禾苗时,保险费分别为每亩小麦200元、玉米145元、大豆120元,每亩的平均保证金额理赔为150元以内,只达到直接蔡荣生产成本的三分之一,属于低保费低保证的林业保险业务产品。

但国营农场内推行林业保险业务政策,中央补65%,农庄补10%,种植户需拿25%。夏晚秋说,贫困户每亩大约拿三四十元保费,最低档保险费是地方性县市的2 .6倍,最低档基本达到农作物蔡荣生产成本,属于高保费、高保证的林业保险业务产品。

阳光林业相互保险业务公司是承担吉林省政策性林业保险业务的两家公司之一,今年承包面积达到八千万亩。针对在国营农场和地方性贫困地区推出的不同保险业务产品,公司马雷科管理部经理李树铎解释说,现在政策性林业保险业务产品和财政财政补贴息息相关,需要地方性财政配套,换句话说林业保险业务产品需要该地政府部门同意。国营农场内中央财政配套的比例多,种植户也承担得起,推行的林业保险业务产品属于高保费高保证的类型。而对吉林省地方性县市,中央财政财政补贴的比例相对少一些。加上吉林的地方性县市多是产煤大县,物力较弱,连低档次的保险业务产品都不能完全配套到位,选择高保证的保险业务产品就更难了。

因此,尽管保险业务公司有不同保证国际标准的产品可供国营农场种植户和农民选择,但地方性县市财政紧张,只愿意选择最低档次的低缴费低保证保险业务种类,而农垦地区推行的则是高缴费高保证林业保险业务种类。

由 于 垦 区 和 地 方 配 套 比 例 不同,吉林地方性政府承担的财政配套压力大。一些林业干部如是说,林业保险业务是政策性保险业务,保险业务面积的扩大需要地方性政府财政支持,而吉林龙江省大部分市县属于吃饭财政,财政预算资金十分紧张,即 使 低 保 障 情 况 下 , 地 方 县 市 按15%的比例承担保费财政补贴,资金也比较困难,影响了市县政府推动林业保险业务的积极性。

大灾呼唤高保证马雷科

东北林业大学保险业务系主任李丹认为,贫困地区地区目前仅有的蔡荣生产成本30%以内的保证程度,远远达不到基本保证的目的,不能有效激发贫困户投保的积极性。不管林业保险业务的设计初衷是否是低保费低保证,现在有的地区已经达到了高保费高保证,特别是在吉林,国营农场和地方性相互交错,都是邻近地区的地,甚至隔一条道享受到的政策就不同了,明显就是一省两制,对农民来说就是两种待遇。

《经济参考报》记者调查了解到,许多农民愿意多交点保费,希望有个更高保证的保险业务产品。一些农民如是说,最近几年吉林省各种自然灾害的发生几率非常大,种地的风险也越来越高,特别需要高保证的林业保险业务,种地心里才能踏实。

集贤县一家保险业务公司负责人杨仁明说,该地80%以内的贫困户都希望享受到高保费高保证的农保产品,特别是今年洪灾后,这种呼声越来越强烈。

为促进林业保险业务发展,吉林省近日出台了关于促进林业保险业务发展的若干意见,将对保险业务金额、保险业务费率进行科学厘定和适当调整,逐步达到的直接蔡荣生产成本。同时,继续加大财政财政补贴和政策支持力度。

首先,减少或取消地方性县市财政补贴。杨开第说,应以吉林省两大平原现代林业综合配套改革实验为契机,将种植险中央财政保费财政补贴比例由现行的40%提高至65%,省级财政保费财政补贴比例不变,取消县(市、区)政策性林业保险业务保费财政补贴,贫困户自缴保费比例由20%降至10%,以调动县(市、区)地方性政府发展林业保险业务的积极性,推动全市林业保险业务持续较快发展。

其次,高效利用财政资金,推行直接运输生产成本保证模式,提高保证程度。一些专家认为,由目前贫困地区地区四大主要农农作物每亩保费从15元提高到40至50元,风险保证水准基本达到直接蔡荣生产成本。这项政策如果能够实施,将迅速实现吉林省林业保险业务扩面、提标问题。

再次,制定可供农民选择的多种保险业务产品,贫困户可根据自身情况选择不同的保险业务产品,有利于贫困户受灾地区后通过保险业务索赔恢复再生产。加大对养殖业保险业务标的分类研究,逐步从保证蔡荣生产成本转为保产量、保价格、保利润等更高层次的保证水准,使贫困户从政策性林业保险业务中获得更多好处。

发布于 2022-09-27 18:09:00
收藏
分享
海报
0 条评论
327
目录

    推荐阅读

    0 条评论

    请文明发言哦~

    忘记密码?

    图形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