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梓凝霍言深精彩热门小说_帮帮我,我会对你负责全文在线阅读

她回到总部,就连染印记的工作,也都是网络上进行。好在现在网络发达,而工作室那边的事情,霍言深都有派人帮忙盯梢。
那天她走,霍言深也很是不解,不过霍静染说她只是回总部一阵子,因为美国那边有一些圈子里的朋友,她打算过去学习半年。因此,霍言深才没有多想。
自从那天后,霍静染换了手机号,原来的手机,也只是每天会打开看一下就关掉。
正要关机,手机又响了,霍静染只以为是霍言深打过来的,看也没看,就接听道:“言深,还有什么事吗?”
电话那端,沉默了两秒,然后,熟悉的男声响在耳畔:“是我。”
“夜……”霍静染捏紧手机:“你怎么打来了?”
“你是不是应该给我个交代?!”夜洛寒经过了几天,心头的怒火平息了不少,不过,此刻听到霍静染竟然问他为什么打电话,他就觉得,心里的情绪再度被打翻!
他竭力隐忍着情绪:“霍静染,我觉得你和别的男人走了的时候,是不是应该好好想想,你到底是谁的妻子?!”
“我们领证的事情,你和我都知道是怎么回事。”霍静染道:“既然没有视频,那么,也不该有这个证书!”
“霍静染,你到底有没有心?!”夜洛寒几乎吼出来:“你到底把我当成什么?!”
“我们之间既然是错误,就该结束了。”霍静染平静地道:“其实我到了美国后这两天想了很多,以前那些事,突然就有些想开了。”
夜洛寒心头蓦然一沉,心里有些慌,她为什么给他一种彻底放下的感觉?
“十年前那些事,让恨了你十年。”霍静染感叹道:“但是人生有多少个十年呢?我已经耽误了十年,以后,不会再这样了。我会在美国好好经营我的染印记,而你应该也有你自己的事,我们也别互相憎恨了,都放下吧!”
放下?他怎么可能放下?!她是他这么多年唯一爱过恨过的女人,他怎么可能放下?!
夜洛寒此刻恨不得马上飞过去:“那你怎么打算?你现在还是我的妻子,你打算在美国待多久?又是十年吗?你要我再等下一个十年?!”
他说着,眼眶变得有些发烫。
她,怎么可以这么没有良心?!
那个男人到底有什么好,为什么,她即使是他的妻子,也要随着别人离开?!
“我不知道,也没计划过回来。”霍静染沉默了好几秒,这才道:“我们都不要再恨了,如果你要结婚,随时告诉我,我会回来和你办离婚,放你自由。如果你没打算结婚,那就这样吧,我们以后,都不要再见面了……”
“霍!静!染!”夜洛寒紧紧捏着手机,却发现这样的紧握根本不起任何作用,因为,她根本在他握不住的地方!
“夜洛寒,再见了。”霍静染依旧很是平静。
他生怕她就这么挂了,甚至连她这个时间是不是和那个男人在一起都抛诸脑后,只冲着她喊着她在意的事,不想就这么和她失去联系。
“我们那天做了那么多次,你现在会不会已经怀孕了?”夜洛寒急切地道。
“不会的。”霍静染说到这里,唇角突然勾了勾,带着几分自嘲的笑意:“你知道为什么吗?”
“为什么?”夜洛寒心底有种不好的预感。
“因为十年前,你让那些人给我强行做手术,那种黑市的医院,医疗水平能够怎样?”霍静染冷笑:“所以,手术下来,医生说我这辈子几乎都别想有孩子了!”
夜洛寒瞬间脸色惨白,只觉得好似有人拿着刀子在他的心里狠狠捅了一刀!
那天,他的确很气,说过让她打掉孩子,但是,他却没有强行拉过。
可是,她以后竟然不能有宝宝了?
心底突然涌起铺天盖地的后悔,如果,如果那天他没有在气头上说那样的话,她会不会……
即使,孩子不是他的,他们也可以……
“所以,你不用操心你们夜家的孩子流落在外。”霍静染想到孩子,依旧无法平息心头翻涌的情绪:“自从你亲手杀了你的孩子后,我就不可能再给你生孩子了!”
“小染,不是我做的……”夜洛寒正要解释,电话却变成了嘟嘟声。
他再打过去,霍静染却已经关机了。
他颓然地跌坐在椅子上,一片空白的脑海里,突然浮现起一个画面。
那时候她才刚刚考上大学,他们也刚刚在一起。
一次手牵手走在公园,看到一个走丢的孩子,她连忙过去将哭闹的孩子抱起,温柔地问他爸爸妈妈叫什么,说不用担心,她带他去广播站,一会儿就能找到他的父母了。
后来,急匆匆的父母赶过来,谢了她,她笑着说,以后她也会当父母,能够理解他们的心情,让他们以后带孩子再小心些……
可是,刚刚的她,却在电话里自嘲地说,她不会有宝宝了。
她的声音很轻,可是,落在他的心里却是无法承受的重。
有眼泪滑落下来,他突然明白了她为什么那么恨他。
这是他们之间,这辈子都无法跨过去的结!
不,当初手术台的事不是他做的,他得去查清楚!
夜洛寒慢慢从情绪里出来,开始思考,已经过去了十年,当初的那个黑市医院早就不复存在,他又该如何调查?
而且,今天电话里,霍静染明显决定要彻底忘记他了,如果她真的连一点儿恨都没有了,那么,他这辈子真的是没机会了!
虽然,她现在身边有别的男人,但是,他是她的合法丈夫啊,凭着这个,他也要将她挽回到身边!
想到这里,夜洛寒拿起手机,给过去认识的一个朋友打了一个电话:“陈哥,有一件事,我想拜托你帮我查查……”
陈哥听他说完,也觉得有些棘手:“小夜,这个估计有点难,总之,我让兄弟们试试能不能找到以前治疗你的那个医生吧!不过时间可能有点长,毕竟已经十年了,还不知道那个人还是不是活着,毕竟
,他们在黑市那边,是经常都面临一些不干净东西的。”
夜洛寒道:“好的,陈哥,这些我都知道,如果需要任何经济上的支持,你尽管开口。不过这件事对我来说很重要,拜托了!”
“行,交给我,如果有了消息,我马上给你电话!”陈哥道。
“好,谢了!”夜洛寒挂了电话,又打开电脑,看了一下飞往纽约的航班,定了一张周末的。
而这几天,他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准备。
此刻,霍言深收起手机,走向医生办公室。
见他进来,医生已然将贺梓凝的病例拿了过来,道:“霍总,您要的报告。”
霍言深点了点头,又给沈南枫打了一个电话。
酒店那边,穆清歌也送入了医院治疗,沈南枫处理好后续赶了过来,冲霍言深道:“霍总,夫人的事情,我们马上澄清?”
“现在网上是什么反应?”霍言深问道。
“网上骂人的居多。”沈南枫道:“不过,我怀疑骂人的估计是雇佣的水军。”
“嗯。”霍言深点头,思索片刻:“现在把证据发出来吧,估计她的名声并非是幕后者关注的事情。”
“好的,霍总,我马上安排!”沈南枫拿了报告,走到了外面的大厅。
几分钟后,霍氏娱乐发了一条微博。
发出后不到一分钟,转发就已经上万。
微博内容其实很简单,只有短短一句话:公道自在人心。
里面发了几张照片:
"贺梓凝霍言深精彩热门小说_帮帮我,我会对你负责全文免费阅读" 2023/03-01/87761f78d7ba0c6dd9c2fef3445ed96b.jpg" style="width: 300px; height: 200px;" />
有当时现场贺梓凝和穆清歌被记者团团围住的照片,虽然没有拍到二人的正面表情,可是,那个阵容却让人觉得他们是受到了非一般的讨伐和压力:
有穆清歌被搀扶着下床、差点跌倒在地上的;
有医院给穆清歌抽血、最后的检验报告;
有贺梓凝在另一家医院,却最后查出来成分相同的检验报告。
一切,再简单不过。这只是一场阴谋,针对贺梓凝和穆清歌的。
于是,舆论再度反复。当贺梓凝看到消息的时候,她的微博下方都已经是关怀一片了。
此刻,她已经出院,回到家里喝了点儿热水,走进了浴室。
她才刚刚进来,霍言深就进来了。
她不由转头,颇为无奈:“言深,我在洗澡……”
“一起洗。”霍言深说话的工夫,已经将自己剥了个精光:“今天脏死了,我早就快忍不下去了!”
“言深,你会不会嫌弃我脏?”贺梓凝低声道:“我当时和别人躺在那里……”
“宝宝,你知道我当时看了一眼是什么感觉吗?”此刻,只有他们二人,霍言深任凭着水流冲下,搂着贺梓凝道。
“你是不是一开始生气,后来一想觉得我肯定不会,所以就……”贺梓凝问道。
“不是。”霍言深道:“我从来没有怀疑过你!只是,虽然有这个认识,但是看到穆清歌竟然敢躺在你身边,我当时真的想宰了他!”
“但是又不能宰,因为如果我动了他,反而好像坐实这个绯闻!”他说完,表情有些微妙:“这恐怕是唯一一次我想动手,但是不得不忍住的时刻!”
贺梓凝哭笑不得,却又感动:“言深,谢谢你。”
“宝宝,要谢我很简单。”霍言深挑了挑眉,手掌在贺梓凝身上滑动:“我们来个睡前小点心吧?”
贺梓凝无辜地看着他:“也就是说,睡觉时候还有正餐?”
“宝宝真聪明!”霍言深扣住她,低头吻了下去:“老公先奖励你一个么么哒!”
只是,从么么哒开始,往后的一切,就不可描述了……
因为今天的事,贺梓凝在家里休息了一天,再次来到霍氏娱乐的时候,助理跑过来兴奋地道:“梓凝姐,我刚刚看到你的新保镖啦,好酷!”
随着脚步声传来,只见宗佳玥和傅御辰领着一个身高一米七二左右的年轻姑娘走了过来。
女孩看起来也就二十出头的模样,扎着爽利的马尾,面孔清秀,来到贺梓凝的面前。
她的自我介绍很简单,就是突然对旁边的傅御辰来了个过肩摔。
然后,傅御辰一米八几的个子就那么被她摔在了地上……
“你好,我叫白念倾。”她冲着贺梓凝伸出手来。
“你好,我是贺梓凝。”贺梓凝伸出手,和白念倾的握住,她微笑道:“念倾,你刚刚的身手好漂亮!”
“漂亮是漂亮,不过也太不给面子了吧,美女?”傅御辰爬起来,弹了弹灰。
好歹,他也是霍言深请到霍氏娱乐公司来做指导的副总,竟然被一个二十出头的黄毛丫头摔在了地上,要不要这么虐?!
最近要么被喂狗粮,要么被摔,也太点背,傅御辰觉得自己该去某庙拜拜。
“对不起,傅先生,刚刚没有看到更合适的道具。”白念倾一本正经地道,声线干脆,微冷。
“行了行了,我一向对美女都是很宽容的!”傅御辰笑笑,冲贺梓凝道:“嫂子,宗小姐找的这个保镖你还满意吗?”
贺梓凝点头:“很好!你们辛苦啦!”
“嫂子,我先让人事带她去报道,以后她也是我们霍氏旗下的员工。”宗佳玥说着,吩咐了一下旁边的助理。
于是,助理带着白念倾下楼,而贺梓凝则是先去录音棚那边工作。
宗佳玥和傅御辰暂时没事,也跟着去看贺梓凝录制。
众人到了录制间,里面的助理还在做准备工作,贺梓凝拿起桌上的稿子看着,正要和旁边的宗佳玥说话,却被她一把拉了过去。
“小心!”她将贺梓凝猛地扯开,接着,伸手挡在了贺梓凝的后背上。
于是,铁架子上的那个设备落下来,砸在了她的手上!
贺梓凝站稳后一下子反应过来,连忙看向宗佳玥的手:“佳玥,你的手……”
宗佳玥的手被上面的设备划开了一道长长的口子,顿时,鲜血很快流了满手。
“快叫医生!”贺梓凝冲着助理大喊:“这里有没有止血的东西?!”
助理反应过来,连忙拿起手机打电话叫楼里的医生过来。而贺梓凝目光一扫,看到房间里有一张干净毛巾,连忙拿过来给宗佳玥止血。
她按压着,焦急地看向门口,却发现傅御辰站在那里没动,不由道:“御辰,你怎么在发呆?快过来帮忙啊!”
傅御辰好像突然惊醒一般,连忙过来:“我来按压。”
说着,他一把按住宗佳玥的伤口,因为力气大些,顿时,比贺梓凝按压的效果要好很多。
很快,医生已经带着医药箱赶了上来,傅御辰连忙道:“医生,您看看她的伤口。”
他打开毛巾,当看到宗佳玥白皙的手掌内侧有一道十来厘米的伤时,心重重地收缩了一下。
“中间这里伤口太深,需要缝几针。”医生道:“小姐,我先给你打麻药,可能有点疼,你忍着点。”
宗佳玥点了点头,不敢看,转开了眼睛:“嗯。”
而这时,她完好的左手被另一双温暖的手掌包围,傅御辰在她的旁边道:“别怕,打了麻药就好多了。”
“嗯。”宗佳玥点头,捏紧傅御辰的手。
医生开始打麻药,贺梓凝连忙去接了一杯热水,找了一根吸管放进去,冲宗佳玥道:“佳玥,喝水分散一下注意力。”
宗佳玥扯了扯嘴角,可是因为疼,表情又有些扭曲:“我感觉我都成了公主了。”
“你刚刚怎么那么傻,用手挡……”贺梓凝很是内疚:“佳玥,谢谢你!我都不知道怎么……”
“没事!”宗佳玥笑笑:“幸好没砸在你的脸上,要是砸坏了你的脸,深哥不得疯了!”
说罢,她又可惜道:“可惜念倾刚好去办入职手续了,要不然她在的话,谁都受不了伤啊!”
傅御辰听到这里,心头有些恍惚。
从小的时候,他就听过自己父母讲他们当初恋爱的故事。
其实,他的爸爸和妈妈当年也并非一见钟情的,但是,却因为一件事,让他的爸爸喜欢上了他的妈妈。
当初,他.妈妈为了救她的闺蜜,被车撞了,他爸爸到了医院,看着病床上那个女人,心里就在想,能够不要命救另一个人,这样的傻瓜,世上还很没几个了。
所以,他之后就越发注意她,直到,他们相爱结婚。
当初,傅御辰听到这个故事,虽然什么都没说,却一直幻想着自己也能遇到这么一个傻女孩的。
可是,他身边的女孩子,几乎都是因为他家境优越外表帅气,所以跟在他的身边。
而如果他褪.去了一身繁华,或许,那些女人早就走了。
他羡慕那样一段纯真的感情,却用玩世不恭的外表掩藏着,好像想让人觉得,即使他没有,也不稀罕!
而此刻……
傅御辰不知道是因为父母恋爱史的影响,还是因为其他,突然觉得面前的女孩似乎和之前不同了。
而且,掌心里的柔.软触感似乎也变得清晰刻骨起来,第一次,善于言辞的他突然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
于是,他一直沉默着,直到医生将宗佳玥的伤口缝合包扎完毕,傅御辰
都紧紧握着她的手。
医生处理完了伤口,又给宗佳玥开了三天的消炎药,道:“小姐,这几天都需要换药,等一周后拆线,你这只手都不要沾水,平时睡觉注意别压着了。
宗佳玥点头,谢过医生,转头自嘲一笑:“看来,是老天要给我放一周的假啊,偏偏伤的是右手,回头吃饭都得用勺了吧!”
傅御辰却接话道:“吃饭我喂你吧!”
“这么贴心?”宗佳玥笑。
傅御辰扬了扬唇角:“是啊,就看你敢不敢让我喂!”
“切,你以为你是豺狼虎豹啊,我干嘛怕你?!”宗佳玥挑眉。
“行,那说定了啊,你这一个星期,被我承包了!”傅御辰说着,只觉得心里多了几分期待。
贺梓凝向来见惯傅御辰这番模样的,也没多想。因为宗佳玥是救她才会受伤的,心头不免内疚:“佳玥,都是我连累了你,言深说你平时工作忙,这一周,我让他安排别人过去帮忙,你好好休息下,等手拆线后,完全好了再上班吧!”
“嫂子没事!”宗佳玥摆摆手:“我平时属于那种闲不下来的,过几天稍微能自理了,我就去公司啦!”
晚餐时分,霍言深从贺梓凝那里听说了这件事,专门赶了过来。
他看了看宗佳玥的伤口,认真道:“佳玥,谢谢你。”
“没关系啦。”宗佳玥笑笑,开玩笑一般道:“深哥,如果嫂子脸上真受伤不美了,你会怎样?”
霍言深看向贺梓凝,想也没想,很自然地道:“我喜欢你嫂子又不是因为外表!”
当初,那个‘李晓菲’长得那么普通,他不也喜欢?
发布于 2023-03-01 20:03:39
收藏
分享
海报
0 条评论
455
目录

    0 条评论

    请文明发言哦~

    忘记密码?

    图形验证码